图片 1  

图片 2常青用镜头记录了唐山重生的整个过程。

图片 3

7月23日,摄影师常青展示他所拍摄的王树斌从废墟中被救出的照片。新华社记者牟宇摄

  大震后第二天,摄影师常青按下快门,成就四十年的“唐山影像”

常青用镜头记录了唐山重生的整个过程。

  新华社石家庄7月25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李俊义任丽颖高博)站在开滦医院大门前的一块绿地上,王树斌百感交集。

  今年82岁的常青老人是唐山市的一位摄影家。40年前的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地震,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常青放弃了做风光摄影家的梦想,地震之后第二天,就开始
用相机记录被巨大灾难袭击的唐山。在他的镜头里,唐山从一片废墟,变成了一群简易楼,又渐渐转变成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。

大震后第二天,摄影师常青按下快门,成就四十年的“唐山影像”

  40年前,这里曾经是医院的门诊楼,地震的那一天晚上,他在这里住院,瞬间被埋在废墟中。等到解放军救出他时,距离地震已经8天8夜。然而,王树斌的生命奇迹却并没有同样发生在他的妻子李金凤身上。

  40年过去了,常青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了唐山重生的整个过程,被媒体誉为“唐山的影像字典”。在常青老人家中,北京晨报记者听他讲述镜头里的那些唐山人和唐山事。

今年82岁的常青老人是唐山市的一位摄影家。40年前的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地震,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常青放弃了做风光摄影家的梦想,地震之后第二天,就开始用相机记录被巨大灾难袭击的唐山。在他的镜头里,唐山从一片废墟,变成了一群简易楼,又渐渐转变成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。

  40年来,每年7月28日前后,王树斌就开始失眠,心里发慌,睡着了就会不断做梦,梦见妻子,梦见病友,还有各种噩梦。他不想回忆,可那段往事却不由自主地在心头翻涌。很多时候,他都是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大哭一场。

  那一刹那亮如白昼

40年过去了,常青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了唐山重生的整个过程,被媒体誉为“唐山的影像字典”。在常青老人家中,北京晨报记者听他讲述镜头里的那些唐山人和唐山事。

  1976年7月27日晚22时,24岁的开滦煤矿工人王树斌突发急性痢疾,妻子李金凤用自行车驮着他来到开滦医院门诊部。医生告诉他说没什么大碍,打个点滴第二天一早就可以回家。然而,和其他唐山人一样,命运正在他的身上酝酿着一场风暴。

  经
历过抗美援朝战场洗礼的常青,在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也吓蒙了。“刚睡下没一会儿,整个房间里突然亮如白昼。”常青说,那几天特别热,他前半夜在外面乘凉,
后半夜困得厉害,回屋躺下就睡着了,但白光出现那一瞬间还是一下子就醒了。“人体在地震发生前那一刹那,还是有异样的感觉。”

那一刹那亮如白昼

  夜里一瞬间,山摇地裂,开滦医院门诊部轰然塌为废墟。幸运的是,王树斌的木床和楼板之间形成一个小小生存空间,让他与死神擦肩而过。“我听见有人在叫喊,首先想到了妻子,我也跟着喊:‘金凤,金凤你怎么样?’”他的妻子回答他,她被砸中了,不能动弹。

  常
青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后来才知道当时出现的白光是大地震前的地光。“大约持续了十几秒钟,然后又黑下来,接着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,好像有几十架飞机同时
在身边起飞。”常青说,其实那就是整座城市在坍塌的声音。在那种巨大的响声中,人完全蒙掉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但很快感觉到自家的楼板在跳,头顶的天花
板也在跳。“这时才反应过来是地震了。”

经历过抗美援朝战场洗礼的常青,在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也吓蒙了。“刚睡下没一会儿,整个房间里突然亮如白昼。”常青说,那几天特别热,他前半夜在外面乘凉,后半夜困得厉害,回屋躺下就睡着了,但白光出现那一瞬间还是一下子就醒了。“人体在地震发生前那一刹那,还是有异样的感觉。”

  于是王树斌扒开身边的障碍,艰难地朝着妻子的方向爬去。就要爬到妻子身边的时候,一块水泥梁挡住了去路,妻子就在水泥梁的那边,可他无论如何也搬不开了。水泥梁有一个小小的空隙,两人可以伸进一根手指头,彼此只能触碰到对方的指尖。

  常青说,他当时赶紧拽起还愣在床上的妻子和女儿,连衣服都来不及穿,赤着脚就往外跑。这时房门已经变形,楼道里也落满了砖头瓦块。一家人摸黑,深一脚浅一脚地从三楼逃下来。

常青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后来才知道当时出现的白光是大地震前的地光。“大约持续了十几秒钟,然后又黑下来,接着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,好像有几十架飞机同时在身边起飞。”常青说,其实那就是整座城市在坍塌的声音。在那种巨大的响声中,人完全蒙掉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但很快感觉到自家的楼板在跳,头顶的天花板也在跳。“这时才反应过来是地震了。”

  妻子的声音越来越弱,她告诉他,为了两岁的女儿,他一定要活下去,把她养大成人。逐渐地,对面没了声音。

  回
忆地震时的情景,常青感叹自己很幸运,他所住的楼房是大地震中为数不多没有倒塌的楼房。“我们走下楼,外面漆黑一片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常青说,起初大家
还没有意识到灾难的严重,直到天快亮时,有邻居惊叫,怎么看见凤凰山了?那是唐山市内一座小山,平时有周围楼房遮挡,他们在院子里是看不到山的。在那一
刻,看到凤凰山是件恐怖的事情,意味着周围的楼房已经被夷为平地。

常青说,他当时赶紧拽起还愣在床上的妻子和女儿,连衣服都来不及穿,赤着脚就往外跑。这时房门已经变形,楼道里也落满了砖头瓦块。一家人摸黑,深一脚浅一脚地从三楼逃下来。

  “我那时真正体会到了人的脆弱与无助,明明她就在我的旁边,我却毫无办法救她。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刚刚还是一个笑逐颜开的活生生的人,突然就再也见不到了。40年了,我就像活在一个梦中。”64岁的王树斌对着记者,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。

  梦想因大地震改变

回忆地震时的情景,常青感叹自己很幸运,他所住的楼房是大地震中为数不多没有倒塌的楼房。“我们走下楼,外面漆黑一片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常青说,起初大家还没有意识到灾难的严重,直到天快亮时,有邻居惊叫,怎么看见凤凰山了?那是唐山市内一座小山,平时有周围楼房遮挡,他们在院子里是看不到山的。在那一刻,看到凤凰山是件恐怖的事情,意味着周围的楼房已经被夷为平地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在黑暗中,王树斌听到了外边广播车的声音,广播里说,全国各地都在支援唐山,人民解放军已奔赴唐山,鼓励唐山人民坚强起来。“我想,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的,我家里还有一个孩子,我不能在这里等死。”

  在朝鲜的时候,常青就接触到了相机,并对摄影产生了兴趣。回国转业后,常青进入唐山市展览馆,成为一名专职摄影师。常青说,年轻那会儿特别喜欢风光摄影,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名山大川,想成为一名风光摄影家。然而大地震改变了他的梦想。

梦想因大地震改变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